Frank

LeeDH:

https://dribbble.com/shots/2724585-UFO-outline

Summer_M:

跟风

继续,估计这几天还会继续~~~

下次画个人物看看,喜欢的东西新学的东西一次去深入联系熟练~~~

PhotoArtLife:

校园的分岔道,对很对有意思的同学来说,又何尝不是人生的分叉路口呢?

锤子浏览器图标。

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,

越临近毕业,

就赶紧自己的未来一点点清晰起来,

有时也害怕。

3月28日,UI练习,此次参考教程较为简略,大部分自己百度才搞懂,我现在才知道PS里的布尔运算。Orz 坚持&加油!

第一天练习,完全参考教程,起步。 学习PS图层样式。

为嘛会在意左下角的马桶…


忙碌了就不会有时间去想了。

Rebirths:

生活,为了什么?

我们一直在赶,甚至没有方向

我所遇的城与世。(台北2013)

陳小痲-shone.c:

抵达台北的时候已接近七点。由于台湾电话卡为实名制,最快捷方法即在机场申办。选择了中华电信,500NT开通10天上网吃到饱套餐,再换乘国光客运到台北车站的大巴。晚八时许,到达台北车站。风很大,天已黑尽。


作为北市最重要的交通枢纽,台北车站比想到的大多了,甚至分了几个区,配套俱全。 


在捷运入口处给悠游卡加好值,搭上扶梯准备乘车。这是来台后最先感受到的不同。无论人多或人少,所有人自觉遵循左行右立的自动扶梯之基本规则。


走出捷运东门站1号出口,金山南路上的某个小巷挂满灯笼,旁边供奉着某位神明。 


办好入住手续放好行李,马不停蹄地搭乘捷运到台电大楼。师大夜市,逛吃逛吃。BTW,曾经的大学本科同学,现在都交换到台大读博了。谁会想到我们毕业四年后的首次见面,会是在台湾。 


大台北平价卤味,师大夜市的招牌之一。 

毋庸置疑,师大夜市得名于此。


北/高捷运运行时间几乎都是6:00-24:00,所以不用太担心交通问题。 


如果台北真有朝九晚五,那我宁愿相信她是不夜城。


10月2日早上6点过,刺眼的阳光穿过窗帘缝隙。从捷运国父纪念馆(淡水新店线/红绿线)出来,最先看到的不是纪念馆,而是光复国小。 


早上九点过的光复国小,孩子们在操场上玩得很快乐。 

穿过中山公园,赶在卫兵整点交接仪式前来到馆内。不出所料,已经聚集了大批国内旅游团客。纪念馆工作人员一再提醒不要开闪光灯不要越线,然而仪式开始后,各种闪光灯照样工作。旁边几位湖南口音的大妈一直试图逗笑卫兵:“你的脚在抖”,“你的手偏了”,“你真的不笑?”


机车虽然停放在停车线内,但无人看守真的大丈夫?

 

诚品书店门口提供放书的篮子。 


24小时营业的诚品敦南店,早已超过了书店的意义。知识无终点,读书不打烊,安静又温馨的氛围真的能让人宁可把一整天的时间用在这里。有人说如果台北是座文化地标,那么诚品则是台北的城市之光。这在我去到诚品信义店后更是确信无疑。


诚品敦南店地下楼层是餐饮区、服饰区、创意商品区。 


各种各样的新鲜面包。


中正纪念堂每15分钟都有交接仪式。刚好在看仪式的时候,中天新闻台还对我进行了采访。可惜到现在也没在电视上看到自己的光辉形象,估计这轱辘掐了没播。 


2007年因扁当局去蒋化运动而换匾,原本的“大中至正”四个字,换为现在的“自由广场”。要知道,原名可是取自“大中至正,其介如石”。


广场上的风相当大,而国家戏剧院、国家音乐厅在纪念堂两侧,黄瓦飞檐,红柱彩拱。 


西门红楼,旧时红楼剧场,现主要经营特色商品,晚上的时候商家更多。


西门町,再熟悉不过的名字,各路潮人、各种商业活动、明星签售都选择这里,同时西门町更是影视剧的常客。举个最简单的,《向左走,向右走》就拍摄于此,另外如果从捷运西门站(板南线/蓝线)“6号出口”出站,更是直达西门町徒步区,于是有部小制作电影,就叫《6号出口》。 


剥皮寮老街上的门窗有明显重漆过的痕迹。 


成都路上的天后宫,在水泥森林中独行。 


剥皮寮红砖墙上的画。 


原本是想坚持到夜市再吃的,但走到剥皮寮的时候实在太饿了,抬头看见一家醒目的店名便不假思索地进去了。


不负店名,馄饨够大。 

晚上6点,天已经完全黑了。放学的,下班的,回家的,穿行于街道中。

艋舺龙山寺,晚上的香客仍然很多。求缘的,求顺的,求财的,络绎不绝。回来后我才知道,香客们双手合十后扔在地上又捡起来的东西,叫“跋贝”。


艋舺夜市在捷运龙山寺站(板南线/蓝线)一旁。“一府二鹿三艋舺”所指地区均已褪去繁华的色彩,如今的艋舺,更多的是作为老年人聚集休闲的地方而存在。 


夜市上的卤猪脚很嫩,台湾卤味较四川卤味清淡了许多。 


台北的街道大多以大陆城市方位命名,西门町在台北西南方,所以这一带有成都路、康定路、内江街、西昌街等。


报警电话同样为110。


晚上的西门町会遇到不少街头艺人。这个名叫“MC哈士奇”的饶舌歌手,freestyle即兴功力还是挺不错的。 


除了上下班高峰以及几个枢纽站会人偏多以外,大多站点人流量都一般。顺便提一下,台湾的捷运里很多人宁愿站着也不坐,宁愿坐下一趟也不抢。人再多也是先下后上,秩序井然。 


回到金山南路的时候已经深夜,虽然灯火通明,却已难觅人影。 


从台北一路南下,再一路北上。10月8日返回台北。10月9日,小雨间晴,台北有点闷热。淡水在捷运红线最后一站。这里的节奏比台北慢很多,宽阔的河滨公园相当适合情侣漫步。坐渡轮从老街到渔人码头,往返票价120TWD,开船时间间隔1小时。 


淡水渔人码头的地标——情人桥。最初是计划在这里观赏“淡江夕照”,只恨天公不作美,丝毫没有转晴的意思。


渔人码头观景平台。 


淡江高中位于真理街,毗邻淡水国中及真理大学。说是街道,其实更像是小巷,下午放学时间,有学生正在做清洁。这条街,在《不能说的秘密》里出现过好几次。 


因为是基督长老教会学校,所以这里能看到很多宗教元素。 


学校开放时间是9:00——16:00,但部分教学区是未对外开放的。感觉上应该是桂纶镁坐过的教室,学生们正上着美语课。 


雨越来越大,当我把相机对准一群正在集合的女学生的时候,被她们发现。然后一群人尖叫着摆着各种POSE……好热情奔放的学生妹!  


看来是一个优秀的班级哦。 


电影里,路小雨闭着眼,从走廊的那头走过来。她说,从琴房到教室,总共108步。 


建于1925年的八角塔,已经成了淡江高中的标志。走到这里的时候,有钢琴声传来。


再走出学校的时候,雨已经开始变小。


我在捷运关渡站下车,背着相机一路走到复兴岗。三公里的路,却像远离了城市了嘈杂般,过自己安宁的小生活。这家牛肉面店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。 


晚上来到位于松高路的信义诚品,从捷运市政府站出站步行几分钟就到了。这是诚品的旗舰店。地上6层,地下2层,全部属于诚品。由于次日是双十节放假,所以这天显得相当热闹。站在诚品门口,能看到台北101矗立在云雾之中,外墙的大号LED滚动放着“中华MG,生日快乐”。 


诚品门口的繁体“閱”字被一拆为三,彩虹色十分漂亮。 


原来书店是可以卖厨具的。


原来书店是可以卖乐器的。


二三楼的书店区营业时间是8:00-24:00(节假日到次日凌晨2点),这里告别了商场区的嘈杂,只有安静选书、看书的人。

坐在书架角落看书的中学生。 


原来书店是可以卖特产的。(商场区营业时间是8:00-22:00,节假日到23:00) 


信息大爆炸时代,你是否还相信阅读的力量。至少在诚品,你会得到肯定的回答。


由于游行活动,10号早上总统府外的大街实行交通管制,周围也有好多警察。


从总统府到自由广场,两个派别相遇,吵闹得不可开交。布鲁集体高唱《明天会更好》,载歌载舞;格林不停在一旁爆粗口,然后朝中正堂方向走去。


这次旅行使用过的交通工具包括:大巴、台铁、高铁、捷运、公车、出租、渡轮、电动车、民宿自行车,唯独没有骑过U-bike。 


“不要问老师,好不好……”电影《鲁冰花》,最近一次看是2011年,哭得稀里哗啦。80年代的台湾电影实在是质朴到人心碎,而现在,杨德昌走了,侯孝贤老了,只剩青春抑或同志题材在泛滥。在自由广场对面的步道,恰好遇到的这段话,摘自同名小说结尾部分。 


充满几米漫画的南港捷运站。


喜欢这样的颜色。


文湖线(棕线)的车厢很短,且基本一直在空中运行,更像是观光列车。去朵儿咖啡馆需要在松山机场站下车,站内有很多“观景台”的指示标志,所以临时决定过来一探究竟。小小的三楼观景平台,有如孩童乐园,很多孩子贴着窗玻璃,看着飞机的升起降落。 


松山机场外某施工场地门前自拍。


从松山机场步行十来分钟即到达富锦街。这是一条被浓浓的绿色拥抱的安静街道。午后的阳光就这样铺在植物身上。

 

富锦街393号,朵儿咖啡馆正门。石砌的围墙上横陈着飘落的树叶。 


《第36个故事》是个相当简单的故事。有朋友相当喜欢,我觉得一般般。店门有禁烟禁宏禁摄的提示,所以我遵守了相关要求……只拍了一张。 


点了一块三明治和一杯冷饮。价格有点小贵。结账走时我居然把手机忘在桌上了,害人家小店员追出来给我。


从朵儿咖啡馆出来,阳光依旧刺眼。准备照计划在4点过登上101,然后等待日落。 


松山机场对面,小孩追着骑单车的妈妈。


捷运松山机场站口,两名空姐拖着行李大步前行。 


松山机场坐到忠孝复兴转市政府站,出站后就能看到前往台北101的巴士。


信义路与基隆路的交叉口天桥,是我觉得除国父馆之外,市区里另一个看101全貌的好地方。


要登89楼观景平台需要先在5楼购票,成人500NT/人,排二十分钟的队后,就可以坐全世界最快电梯,电梯顶部有漂亮的模拟星空,还没反应过来,89楼就到了。这里有纪念商品、咖啡店,也可以在这382米的高空,寄出明信片。 


登上观景台时差不多5点钟,太阳缓缓下降,两个外国人用三脚架固定好相机,时间间隔3秒钟,自动无限连拍。 

一天中最暖的光,总在它即将消失的时候出现。 


太阳落去,天际残留着一道渐变的红色。城市的灯光,勾勒出它自有的肌理。 

属于台北的点点灯光。 





晚上继续沉迷于师大夜市的各种吃食。

10月12日,最后一次回到台北。先把行李放回酒店,接着又来到西门町“5大唱片”淘碟。路过某家小店,门牌号放在了橱窗里。


晚上9点,捷运东门站附近的咖啡厅即将打烊。 

在台湾的最后一天,只做了四件事:收拾行李、血拼、参观袖珍博物馆、回程。

台北车站铁道故事馆前。再见了,站长大人。 


10月13日的台湾,一如既往地晴空万里。台北车站外墙正在进行维护工作。西行100米左右,国光客运每10分钟左右就有一趟前往桃园机场的大巴。 


往桃园机场的大巴上,我突然觉得,窗外的景致,像不断被虚化的相片。


我靠着车窗,对自己盲拍。耳机里播放着简单的歌曲。而脑中是曾经无法触及的13天旅程,也是现在无法追及的13天幻想。筹备半年,企盼半年,梦里一次又一次站在垦丁的海边,任太平洋吹来的风铺面而来。 


夜晚降临,大巴沿着来时的路反向奔驰。 


102年秋。原谅我用对岸的纪年法来给这相册命名。这场旅行从无到有,从远到近,从即到离,更如一场突然醒来后的梦。这两张车票,离别前专门到台北车站买作纪念。一如出发前曾想象着回来时的心情,正是十分暖暖。


更多图片:

http://www.douban.com/photos/album/119144199/